澤旺康卓



「我生長在一個牧民之家庭,只有我媽媽我妹妹和我。後來嫁給我先生,我們一開始三十多頭犛牛,就成家了。但後來因為我先生出了一場嚴重的車禍,我們便把牛全賣了,讓他開刀,所以我們就一頭牛都沒有了。我不覺得可惜,事情就是這樣。


現在,我來到這個工坊工作,我很喜歡這裡的同事朋友們。每天我們一起工作,晚上還會用微信視訊聊天!有時我們還會到對方家耍(玩)到半夜。不過我還是很懷念以前放牧的日子,如果還能再有犛牛的話,我還是想當牧民,不過我想到時後我還是會常常回來看看工坊裡的朋友的。」